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龙丹妮,女,1994年毕业于浙江传媒学院,1995年湖南经济电视台筹备创立之际,龙丹妮辞去广东阳江电视台的工作,成为湖南经济电视台的第一批员工。

  从1996年开始接手湖南经济电视台(湖南经视原名)《幸运3721》担当制片人。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先后推出了《真情对对碰》、《越策越开心》、《绝对男人》、《明星学院》等栏目。并先后担任第一、二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明星演唱会”总导演。2009年11月,中国大陆选秀节目创始人,有“快女教母”之称的天娱老总龙丹妮以年薪加分红3000万元的天价,离开湖南卫视加盟盛大旗下的华友世纪。2011年1月5日,龙丹妮发表声明辞去华影盛视总裁职务,全力打造天娱平台。

  展开全部我叫龙丹妮,是一名电视工作者,更确切地说我是一名电视工作爱好者。我对电视的第一个梦想是成为一名主持人。不知道在座的朋友中是否看过湖南经济电视台播出的综艺节目“幸运3721”的第一期节目,那期节目里在台上猫弹鬼跳的女主持人就是我。不幸的是,我只主持了一期,随后就被领导以“长得不漂亮”为由撤换下岗了。记得那天我正顶着一头刚吹好的当时最流行的“反翘”等待着上台主持,结果被领导叫到天台上委婉但无比坚定地宣判我主持生涯的完结。从此,幸运栏目的女主持人变成了仇晓。那是我电视生涯的第一次挫败,从此我走上了从电视主持人向电视制作人转型的道路。

  似乎是老天的安排,这种命运的转变使我重新审视人生的方向。开奖结果我从1996年开始接手《幸运3721》担当制片人。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先后推出了《真情对对碰》、《故事酒吧》、《完美假期》、《仇晓的闺中密友》、《越策越开心》、《绝对男人》、《明星学院》等栏目。并先后担任第一、二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明星演唱会”的总导演。

  对于电视行业而言,不断创新是其发展的核心。这与我从不重复自己,越是困难越觉得刺激的个性达成了统一。所以,让很多电视同行头痛的“创新”问题,在我这里却把它理解为是对生活满怀激情的一种表现。只有充满对生命的热爱和关注,才能拥有不断创新的动力。九十年代末,中国改革进程加快,随之出现的社会问题,家庭问题引起了我的关注。我从欢歌笑语的《幸运》节目里走出,带领编导们把视线放在了原本最朴素的人类情感世界里。1998年,《真情对对碰》出现在观众的视野里,这档节目一经推出迅速抢占了周末黄金档的收视率,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曾有人预言这个节目不会长久,认为观众不会关注普通人的悲欢离合。可是,直到今天,《真情》仍然活跃在湖南卫视的荧屏上,每一期节目中依然会有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普通百姓,用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真情故事感动无数的电视观众。寻找到能引起观众共鸣的事物,节目“创新”的道路就能越走越宽。2004年,我带领一帮年轻编导策划制作的《明星学院》,打着全民造星的旗帜出现在经视荧屏。《明星学院》以无门槛的报名方式在全省范围里征集选手。一时间,数以万计的报名者冲向我们的现场,不论男女老少个个抢着一展歌喉。为时四个多月的选秀活动,不仅创造了高收视,而且造就了一批有个性有发展潜力的孩子。“从解放孩子的天性出发,为他们创造一种空间,让他们更多地释放天性,发挥出更加本我的东西”,是我策划《明星学院》的初衷,这同样也成了《明星学院》为电视节目发展提供的创新思路。

  在经视的9年,我从一名“下岗”主持人、普通编导、制片人,成长为一名管理10档栏目、上百名员工的综艺节目中心主任。从1995年至今,我先后荣立二等功4次,三等功1次,获得1999年度湖南广电厅“十佳策划”、2000年全局“最佳制作人”,2001年被授予全国广播电影电视系统先进工作者。在这9年里,不断有人问我:“为什么你总能精神百倍地去创造新节目?你不累吗?不烦吗?”我想真实而诚恳地告诉大家,我不累,也从来没有厌烦过自己的工作。我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基本上没有节假日的概念,我曾经为了制作“绝对男人”,在酷暑时节深入沙漠,在严寒天气爬上雪山,为了制作“金鹰节明星演唱会”,连续在暴雨中的露天舞台淋了一个星期,泡发了7双球鞋;我还曾带领编导们为了晚会的一个创新点不眠不休地讨论,吃饭睡觉都在会议桌上,为了控制节目成本吝啬到付一块钱都要问理由,一年365天几乎顿顿都在吃盒饭,如果说这些算累、算烦的话,那么我认为比起电视工作给我带来的快乐和感动,比起因为电视我才得以不断积累的人生经历而言都是微不足道的。记得2003年夏天,我带领20个绝对男人以及一个庞大的摄制组奔赴敦煌进行拍摄。在敦煌的十天里,大家每天顶着烈日,在40多度的环境下工作。有的导演皮肤被晒裂了,有的选手中暑昏倒了,剧组的每一个成员都黑得象碳一样,整张脸只有墨镜遮盖的地方是白色的,全体变成了“大熊猫”。虽然艰苦,可当结束一天的工作,我坐在沙漠里唯一的小酒馆,吃着烤羊腿,喝着当地的白酒时,古人诗里连春风也不会吹过的玉门关就在我的眼前,玉门关后黄沙飞扬,苍茫辽阔的沙漠更是望不到尽头。在“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美景中,人生的困惑都变得算不了什么,何况是工作的辛劳呢?如果不是因为电视,也许我根本没有机会去那么美丽的地方,昏倒或被烤焦都是一种人生的经历。 在我的记忆当中,电视带给我的感动很多。在做《真情》节目时,不少编导都会因为嘉宾的故事而泪洒节目现场,可是我从来没有哭过。原因之一当然是我本身就很坚强,另外也是觉得对工作虽然需要投入情感,但也要懂得理性控制。可是在去年《明星学院》的直播现场,我却因为一个小女孩的淘汰出局流泪了。这个年仅16岁的小女孩叫“刘欣”,相信看过《明星学院》的人都会对她印象深刻。她是《明星学院》里唱歌永远跑调的一个,也是观众支持率最高的一个。她在《明星学院》参赛的三个月里飞速成长,在舞台上也越来越有自信。不管观众对她的评价如何,在我眼里刘欣和任何选手一样都是有梦想的孩子。不同的是,她有实现梦想的勇气。所以,当看到主持人宣布刘欣淘汰,看着她挂着甜美笑容的脸上满是泪痕,在现场观众的哭声和此起彼伏的加油声里继续为观众演唱最后一首歌时,站在后台的我默默地流下了眼泪。这眼泪是因为看见一个孩子在电视荧屏上找到了自己的舞台,在电视创造的天空里自信翱翔时,内心由衷的欣慰和感动。

  是电视给了我们做梦的机会,而我们又帮更多观众去实现梦想,难道这样一份工作不值得骄傲吗?我是为电视而活的,我将借这个舞台尽全力去演绎激情人生。 我叫龙丹妮,是一名电视工作者,更确切地说我是一名电视工作爱好者。我对电视的第一个梦想是成为一名主持人。不知道在座的朋友中是否看过湖南经济电视台播出的综艺节目“幸运3721”的第一期节目,那期节目里在台上猫弹鬼跳的女主持人就是我。不幸的是,我只主持了一期,随后就被领导以“长得不漂亮”为由撤换下岗了。记得那天我正顶着一头刚吹好的当时最流行的“反翘”等待着上台主持,结果被领导叫到天台上委婉但无比坚定地宣判我主持生涯的完结。从此,幸运栏目的女主持人变成了仇晓。那是我电视生涯的第一次挫败,从此我走上了从电视主持人向电视制作人转型的道路。

  似乎是老天的安排,这种命运的转变使我重新审视人生的方向。我从1996年开始接手《幸运3721》担当制片人。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先后推出了《真情对对碰》、《故事酒吧》、《完美假期》、《仇晓的闺中密友》、《越策越开心》、《绝对男人》、《明星学院》等栏目。并先后担任第一、二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明星演唱会”的总导演。

  对于电视行业而言,不断创新是其发展的核心。这与我从不重复自己,越是困难越觉得刺激的个性达成了统一。所以,让很多电视同行头痛的“创新”问题,在我这里却把它理解为是对生活满怀激情的一种表现。只有充满对生命的热爱和关注,才能拥有不断创新的动力。九十年代末,中国改革进程加快,随之出现的社会问题,家庭问题引起了我的关注。我从欢歌笑语的《幸运》节目里走出,带领编导们把视线放在了原本最朴素的人类情感世界里。1998年,《真情对对碰》出现在观众的视野里,这档节目一经推出迅速抢占了周末黄金档的收视率,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曾有人预言这个节目不会长久,认为观众不会关注普通人的悲欢离合。可是,直到今天,《真情》仍然活跃在湖南卫视的荧屏上,每一期节目中依然会有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普通百姓,用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真情故事感动无数的电视观众。寻找到能引起观众共鸣的事物,节目“创新”的道路就能越走越宽。2004年,我带领一帮年轻编导策划制作的《明星学院》,打着全民造星的旗帜出现在经视荧屏。《明星学院》以无门槛的报名方式在全省范围里征集选手。一时间,数以万计的报名者冲向我们的现场,不论男女老少个个抢着一展歌喉。为时四个多月的选秀活动,不仅创造了高收视,而且造就了一批有个性有发展潜力的孩子。“从解放孩子的天性出发,为他们创造一种空间,让他们更多地释放天性,发挥出更加本我的东西”,是我策划《明星学院》的初衷,这同样也成了《明星学院》为电视节目发展提供的创新思路。

  在经视的9年,我从一名“下岗”主持人、普通编导、制片人,成长为一名管理10档栏目、上百名员工的综艺节目中心主任。从1995年至今,我先后荣立二等功4次,三等功1次,获得1999年度湖南广电厅“十佳策划”、2000年全局“最佳制作人”,2001年被授予全国广播电影电视系统先进工作者。在这9年里,不断有人问我:“为什么你总能精神百倍地去创造新节目?你不累吗?不烦吗?”我想真实而诚恳地告诉大家,我不累,也从来没有厌烦过自己的工作。我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基本上没有节假日的概念,我曾经为了制作“绝对男人”,在酷暑时节深入沙漠,在严寒天气爬上雪山,为了制作“金鹰节明星演唱会”,连续在暴雨中的露天舞台淋了一个星期,泡发了7双球鞋;我还曾带领编导们为了晚会的一个创新点不眠不休地讨论,吃饭睡觉都在会议桌上,为了控制节目成本吝啬到付一块钱都要问理由,一年365天几乎顿顿都在吃盒饭,如果说这些算累、算烦的话,那么我认为比起电视工作给我带来的快乐和感动,比起因为电视我才得以不断积累的人生经历而言都是微不足道的。记得2003年夏天,我带领20个绝对男人以及一个庞大的摄制组奔赴敦煌进行拍摄。在敦煌的十天里,大家每天顶着烈日,在40多度的环境下工作。有的导演皮肤被晒裂了,有的选手中暑昏倒了,剧组的每一个成员都黑得象碳一样,整张脸只有墨镜遮盖的地方是白色的,全体变成了“大熊猫”。虽然艰苦,可当结束一天的工作,我坐在沙漠里唯一的小酒馆,吃着烤羊腿,喝着当地的白酒时,古人诗里连春风也不会吹过的玉门关就在我的眼前,玉门关后黄沙飞扬,苍茫辽阔的沙漠更是望不到尽头。在“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美景中,人生的困惑都变得算不了什么,何况是工作的辛劳呢?如果不是因为电视,也许我根本没有机会去那么美丽的地方,昏倒或被烤焦都是一种人生的经历。 在我的记忆当中,电视带给我的感动很多。在做《真情》节目时,不少编导都会因为嘉宾的故事而泪洒节目现场,可是我从来没有哭过。原因之一当然是我本身就很坚强,另外也是觉得对工作虽然需要投入情感,但也要懂得理性控制。可是在去年《明星学院》的直播现场,我却因为一个小女孩的淘汰出局流泪了。这个年仅16岁的小女孩叫“刘欣”,相信看过《明星学院》的人都会对她印象深刻。她是《明星学院》里唱歌永远跑调的一个,也是观众支持率最高的一个。她在《明星学院》参赛的三个月里飞速成长,在舞台上也越来越有自信。不管观众对她的评价如何,在我眼里刘欣和任何选手一样都是有梦想的孩子。不同的是,她有实现梦想的勇气。所以,当看到主持人宣布刘欣淘汰,看着她挂着甜美笑容的脸上满是泪痕,在现场观众的哭声和此起彼伏的加油声里继续为观众演唱最后一首歌时,站在后台的我默默地流下了眼泪。这眼泪是因为看见一个孩子在电视荧屏上找到了自己的舞台,在电视创造的天空里自信翱翔时,内心由衷的欣慰和感动。

  是电视给了我们做梦的机会,而我们又帮更多观众去实现梦想,难道这样一份工作不值得骄傲吗?我是为电视而活的,我将借这个舞台尽全力去演绎激情人生。

  展开全部我叫龙丹妮,是一名电视工作者,更确切地说我是一名电视工作爱好者。我对电视的第一个梦想是成为一名主持人。不知道在座的朋友中是否看过湖南经济电视台播出的综艺节目“幸运3721”的第一期节目,那期节目里在台上猫弹鬼跳的女主持人就是我。不幸的是,我只主持了一期,随后就被领导以“长得不漂亮”为由撤换下岗了。记得那天我正顶着一头刚吹好的当时最流行的“反翘”等待着上台主持,结果被领导叫到天台上委婉但无比坚定地宣判我主持生涯的完结。从此,幸运栏目的女主持人变成了仇晓。那是我电视生涯的第一次挫败,从此我走上了从电视主持人向电视制作人转型的道路。

  似乎是老天的安排,这种命运的转变使我重新审视人生的方向。我从1996年开始接手《幸运3721》担当制片人。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先后推出了《真情对对碰》、《故事酒吧》、《完美假期》、《仇晓的闺中密友》、《越策越开心》、《绝对男人》、《明星学院》等栏目。并先后担任第一、二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明星演唱会”的总导演。

  对于电视行业而言,不断创新是其发展的核心。这与我从不重复自己,越是困难越觉得刺激的个性达成了统一。所以,让很多电视同行头痛的“创新”问题,在我这里却把它理解为是对生活满怀激情的一种表现。只有充满对生命的热爱和关注,才能拥有不断创新的动力。九十年代末,中国改革进程加快,随之出现的社会问题,家庭问题引起了我的关注。我从欢歌笑语的《幸运》节目里走出,带领编导们把视线放在了原本最朴素的人类情感世界里。1998年,《真情对对碰》出现在观众的视野里,这档节目一经推出迅速抢占了周末黄金档的收视率,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曾有人预言这个节目不会长久,认为观众不会关注普通人的悲欢离合。可是,直到今天,《真情》仍然活跃在湖南卫视的荧屏上,每一期节目中依然会有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普通百姓,用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真情故事感动无数的电视观众。寻找到能引起观众共鸣的事物,节目“创新”的道路就能越走越宽。2004年,我带领一帮年轻编导策划制作的《明星学院》,打着全民造星的旗帜出现在经视荧屏。《明星学院》以无门槛的报名方式在全省范围里征集选手。一时间,数以万计的报名者冲向我们的现场,不论男女老少个个抢着一展歌喉。为时四个多月的选秀活动,不仅创造了高收视,而且造就了一批有个性有发展潜力的孩子。“从解放孩子的天性出发,为他们创造一种空间,让他们更多地释放天性,发挥出更加本我的东西”,是我策划《明星学院》的初衷,这同样也成了《明星学院》为电视节目发展提供的创新思路。

  在经视的9年,我从一名“下岗”主持人、普通编导、制片人,成长为一名管理10档栏目、上百名员工的综艺节目中心主任。从1995年至今,我先后荣立二等功4次,三等功1次,获得1999年度湖南广电厅“十佳策划”、2000年全局“最佳制作人”,2001年被授予全国广播电影电视系统先进工作者。在这9年里,不断有人问我:“为什么你总能精神百倍地去创造新节目?你不累吗?不烦吗?”我想真实而诚恳地告诉大家,我不累,也从来没有厌烦过自己的工作。我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基本上没有节假日的概念,我曾经为了制作“绝对男人”,在酷暑时节深入沙漠,在严寒天气爬上雪山,为了制作“金鹰节明星演唱会”,连续在暴雨中的露天舞台淋了一个星期,泡发了7双球鞋;我还曾带领编导们为了晚会的一个创新点不眠不休地讨论,吃饭睡觉都在会议桌上,为了控制节目成本吝啬到付一块钱都要问理由,一年365天几乎顿顿都在吃盒饭,如果说这些算累、算烦的话,那么我认为比起电视工作给我带来的快乐和感动,比起因为电视我才得以不断积累的人生经历而言都是微不足道的。记得2003年夏天,我带领20个绝对男人以及一个庞大的摄制组奔赴敦煌进行拍摄。在敦煌的十天里,大家每天顶着烈日,在40多度的环境下工作。有的导演皮肤被晒裂了,有的选手中暑昏倒了,剧组的每一个成员都黑得象碳一样,整张脸只有墨镜遮盖的地方是白色的,全体变成了“大熊猫”。虽然艰苦,可当结束一天的工作,我坐在沙漠里唯一的小酒馆,吃着烤羊腿,喝着当地的白酒时,古人诗里连春风也不会吹过的玉门关就在我的眼前,玉门关后黄沙飞扬,苍茫辽阔的沙漠更是望不到尽头。在“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美景中,人生的困惑都变得算不了什么,何况是工作的辛劳呢?如果不是因为电视,也许我根本没有机会去那么美丽的地方,昏倒或被烤焦都是一种人生的经历。 在我的记忆当中,电视带给我的感动很多。在做《真情》节目时,不少编导都会因为嘉宾的故事而泪洒节目现场,可是我从来没有哭过。原因之一当然是我本身就很坚强,另外也是觉得对工作虽然需要投入情感,但也要懂得理性控制。可是在去年《明星学院》的直播现场,我却因为一个小女孩的淘汰出局流泪了。这个年仅16岁的小女孩叫“刘欣”,相信看过《明星学院》的人都会对她印象深刻。她是《明星学院》里唱歌永远跑调的一个,也是观众支持率最高的一个。她在《明星学院》参赛的三个月里飞速成长,在舞台上也越来越有自信。不管观众对她的评价如何,在我眼里刘欣和任何选手一样都是有梦想的孩子。不同的是,她有实现梦想的勇气。所以,当看到主持人宣布刘欣淘汰,看着她挂着甜美笑容的脸上满是泪痕,在现场观众的哭声和此起彼伏的加油声里继续为观众演唱最后一首歌时,站在后台的我默默地流下了眼泪。这眼泪是因为看见一个孩子在电视荧屏上找到了自己的舞台,在电视创造的天空里自信翱翔时,内心由衷的欣慰和感动。

  是电视给了我们做梦的机会,而我们又帮更多观众去实现梦想,难道这样一份工作不值得骄傲吗?我是为电视而活的,我将借这个舞台尽全力去演绎激情人生。

  展开全部我叫龙丹妮,是一名电视工作者,更确切地说我是一名电视工作爱好者。我对电视的第一个梦想是成为一名主持人。不知道在座的朋友中是否看过湖南经济电视台播出的综艺节目“幸运3721”的第一期节目,那期节目里在台上猫弹鬼跳的女主持人就是我。不幸的是,我只主持了一期,随后就被领导以“长得不漂亮”为由撤换下岗了。记得那天我正顶着一头刚吹好的当时最流行的“反翘”等待着上台主持,结果被领导叫到天台上委婉但无比坚定地宣判我主持生涯的完结。从此,幸运栏目的女主持人变成了仇晓。那是我电视生涯的第一次挫败,从此我走上了从电视主持人向电视制作人转型的道路。

  似乎是老天的安排,这种命运的转变使我重新审视人生的方向。我从1996年开始接手《幸运3721》担当制片人。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先后推出了《真情对对碰》、《故事酒吧》、《完美假期》、《仇晓的闺中密友》、《越策越开心》、《绝对男人》、《明星学院》等栏目。并先后担任第一、二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明星演唱会”的总导演。

  对于电视行业而言,不断创新是其发展的核心。这与我从不重复自己,越是困难越觉得刺激的个性达成了统一。所以,让很多电视同行头痛的“创新”问题,在我这里却把它理解为是对生活满怀激情的一种表现。只有充满对生命的热爱和关注,才能拥有不断创新的动力。九十年代末,中国改革进程加快,随之出现的社会问题,家庭问题引起了我的关注。我从欢歌笑语的《幸运》节目里走出,带领编导们把视线放在了原本最朴素的人类情感世界里。1998年,《真情对对碰》出现在观众的视野里,这档节目一经推出迅速抢占了周末黄金档的收视率,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曾有人预言这个节目不会长久,认为观众不会关注普通人的悲欢离合。可是,直到今天,《真情》仍然活跃在湖南卫视的荧屏上,每一期节目中依然会有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普通百姓,用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真情故事感动无数的电视观众。寻找到能引起观众共鸣的事物,节目“创新”的道路就能越走越宽。2004年,我带领一帮年轻编导策划制作的《明星学院》,打着全民造星的旗帜出现在经视荧屏。《明星学院》以无门槛的报名方式在全省范围里征集选手。一时间,数以万计的报名者冲向我们的现场,不论男女老少个个抢着一展歌喉。为时四个多月的选秀活动,不仅创造了高收视,而且造就了一批有个性有发展潜力的孩子。“从解放孩子的天性出发,为他们创造一种空间,让他们更多地释放天性,发挥出更加本我的东西”,是我策划《明星学院》的初衷,这同样也成了《明星学院》为电视节目发展提供的创新思路。

  在经视的9年,我从一名“下岗”主持人、普通编导、制片人,成长为一名管理10档栏目、上百名员工的综艺节目中心主任。从1995年至今,我先后荣立二等功4次,三等功1次,获得1999年度湖南广电厅“十佳策划”、2000年全局“最佳制作人”,2001年被授予全国广播电影电视系统先进工作者。在这9年里,不断有人问我:“为什么你总能精神百倍地去创造新节目?你不累吗?不烦吗?”我想真实而诚恳地告诉大家,我不累,也从来没有厌烦过自己的工作。我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基本上没有节假日的概念,我曾经为了制作“绝对男人”,在酷暑时节深入沙漠,在严寒天气爬上雪山,为了制作“金鹰节明星演唱会”,连续在暴雨中的露天舞台淋了一个星期,泡发了7双球鞋;我还曾带领编导们为了晚会的一个创新点不眠不休地讨论,吃饭睡觉都在会议桌上,为了控制节目成本吝啬到付一块钱都要问理由,一年365天几乎顿顿都在吃盒饭,如果说这些算累、算烦的话,那么我认为比起电视工作给我带来的快乐和感动,比起因为电视我才得以不断积累的人生经历而言都是微不足道的。记得2003年夏天,我带领20个绝对男人以及一个庞大的摄制组奔赴敦煌进行拍摄。在敦煌的十天里,大家每天顶着烈日,在40多度的环境下工作。有的导演皮肤被晒裂了,有的选手中暑昏倒了,剧组的每一个成员都黑得象碳一样,整张脸只有墨镜遮盖的地方是白色的,全体变成了“大熊猫”。虽然艰苦,可当结束一天的工作,我坐在沙漠里唯一的小酒馆,吃着烤羊腿,喝着当地的白酒时,古人诗里连春风也不会吹过的玉门关就在我的眼前,玉门关后黄沙飞扬,苍茫辽阔的沙漠更是望不到尽头。在“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美景中,人生的困惑都变得算不了什么,何况是工作的辛劳呢?如果不是因为电视,也许我根本没有机会去那么美丽的地方,昏倒或被烤焦都是一种人生的经历。 在我的记忆当中,电视带给我的感动很多。在做《真情》节目时,不少编导都会因为嘉宾的故事而泪洒节目现场,可是我从来没有哭过。原因之一当然是我本身就很坚强,另外也是觉得对工作虽然需要投入情感,但也要懂得理性控制。可是在去年《明星学院》的直播现场,我却因为一个小女孩的淘汰出局流泪了。这个年仅16岁的小女孩叫“刘欣”,相信看过《明星学院》的人都会对她印象深刻。她是《明星学院》里唱歌永远跑调的一个,也是观众支持率最高的一个。她在《明星学院》参赛的三个月里飞速成长,在舞台上也越来越有自信。不管观众对她的评价如何,在我眼里刘欣和任何选手一样都是有梦想的孩子。不同的是,她有实现梦想的勇气。所以,当看到主持人宣布刘欣淘汰,看着她挂着甜美笑容的脸上满是泪痕,在现场观众的哭声和此起彼伏的加油声里继续为观众演唱最后一首歌时,站在后台的我默默地流下了眼泪。这眼泪是因为看见一个孩子在电视荧屏上找到了自己的舞台,在电视创造的天空里自信翱翔时,内心由衷的欣慰和感动。

  是电视给了我们做梦的机会,而我们又帮更多观众去实现梦想,难道这样一份工作不值得骄傲吗?我是为电视而活的,我将借这个舞台尽全力去演绎激情人生。

  我叫龙丹妮,是一名电视工作者,更确切地说我是一名电视工作爱好者。我对电视的第一个梦想是成为一名主持人。不知道在座的朋友中是否看过湖南经济电视台播出的综艺节目“幸运3721”的第一期节目,那期节目里在台上猫弹鬼跳的女主持人就是我。不幸的是,我只主持了一期,随后就被领导以“长得不漂亮”为由撤换下岗了。记得那天我正顶着一头刚吹好的当时最流行的“反翘”等待着上台主持,结果被领导叫到天台上委婉但无比坚定地宣判我主持生涯的完结。从此,幸运栏目的女主持人变成了仇晓。那是我电视生涯的第一次挫败,从此我走上了从电视主持人向电视制作人转型的道路。

  似乎是老天的安排,这种命运的转变使我重新审视人生的方向。我从1996年开始接手《幸运3721》担当制片人。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先后推出了《真情对对碰》、《故事酒吧》、《完美假期》、《仇晓的闺中密友》、《越策越开心》、《绝对男人》、《明星学院》等栏目。并先后担任第一、二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明星演唱会”的总导演。

  对于电视行业而言,不断创新是其发展的核心。这与我从不重复自己,越是困难越觉得刺激的个性达成了统一。所以,让很多电视同行头痛的“创新”问题,在我这里却把它理解为是对生活满怀激情的一种表现。只有充满对生命的热爱和关注,才能拥有不断创新的动力。九十年代末,中国改革进程加快,随之出现的社会问题,家庭问题引起了我的关注。我从欢歌笑语的《幸运》节目里走出,带领编导们把视线放在了原本最朴素的人类情感世界里。1998年,《真情对对碰》出现在观众的视野里,这档节目一经推出迅速抢占了周末黄金档的收视率,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曾有人预言这个节目不会长久,认为观众不会关注普通人的悲欢离合。可是,直到今天,《真情》仍然活跃在湖南卫视的荧屏上,每一期节目中依然会有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普通百姓,用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真情故事感动无数的电视观众。寻找到能引起观众共鸣的事物,节目“创新”的道路就能越走越宽。2004年,我带领一帮年轻编导策划制作的《明星学院》,打着全民造星的旗帜出现在经视荧屏。《明星学院》以无门槛的报名方式在全省范围里征集选手。一时间,数以万计的报名者冲向我们的现场,不论男女老少个个抢着一展歌喉。为时四个多月的选秀活动,不仅创造了高收视,而且造就了一批有个性有发展潜力的孩子。“从解放孩子的天性出发,为他们创造一种空间,让他们更多地释放天性,发挥出更加本我的东西”,是我策划《明星学院》的初衷,这同样也成了《明星学院》为电视节目发展提供的创新思路。

  在经视的9年,我从一名“下岗”主持人、普通编导、制片人,成长为一名管理10档栏目、上百名员工的综艺节目中心主任。从1995年至今,我先后荣立二等功4次,三等功1次,获得1999年度湖南广电厅“十佳策划”、2000年全局“最佳制作人”,2001年被授予全国广播电影电视系统先进工作者。在这9年里,不断有人问我:“为什么你总能精神百倍地去创造新节目?你不累吗?不烦吗?”我想真实而诚恳地告诉大家,我不累,也从来没有厌烦过自己的工作。我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基本上没有节假日的概念,我曾经为了制作“绝对男人”,在酷暑时节深入沙漠,在严寒天气爬上雪山,为了制作“金鹰节明星演唱会”,连续在暴雨中的露天舞台淋了一个星期,泡发了7双球鞋;我还曾带领编导们为了晚会的一个创新点不眠不休地讨论,吃饭睡觉都在会议桌上,为了控制节目成本吝啬到付一块钱都要问理由,一年365天几乎顿顿都在吃盒饭,如果说这些算累、算烦的话,那么我认为比起电视工作给我带来的快乐和感动,比起因为电视我才得以不断积累的人生经历而言都是微不足道的。记得2003年夏天,我带领20个绝对男人以及一个庞大的摄制组奔赴敦煌进行拍摄。在敦煌的十天里,大家每天顶着烈日,在40多度的环境下工作。有的导演皮肤被晒裂了,有的选手中暑昏倒了,剧组的每一个成员都黑得象碳一样,整张脸只有墨镜遮盖的地方是白色的,全体变成了“大熊猫”。虽然艰苦,可当结束一天的工作,我坐在沙漠里唯一的小酒馆,吃着烤羊腿,喝着当地的白酒时,古人诗里连春风也不会吹过的玉门关就在我的眼前,玉门关后黄沙飞扬,苍茫辽阔的沙漠更是望不到尽头。在“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美景中,人生的困惑都变得算不了什么,何况是工作的辛劳呢?如果不是因为电视,也许我根本没有机会去那么美丽的地方,昏倒或被烤焦都是一种人生的经历。 在我的记忆当中,电视带给我的感动很多。在做《真情》节目时,不少编导都会因为嘉宾的故事而泪洒节目现场,可是我从来没有哭过。原因之一当然是我本身就很坚强,另外也是觉得对工作虽然需要投入情感,但也要懂得理性控制。可是在去年《明星学院》的直播现场,我却因为一个小女孩的淘汰出局流泪了。这个年仅16岁的小女孩叫“刘欣”,相信看过《明星学院》的人都会对她印象深刻。她是《明星学院》里唱歌永远跑调的一个,也是观众支持率最高的一个。她在《明星学院》参赛的三个月里飞速成长,在舞台上也越来越有自信。不管观众对她的评价如何,在我眼里刘欣和任何选手一样都是有梦想的孩子。不同的是,她有实现梦想的勇气。所以,当看到主持人宣布刘欣淘汰,看着她挂着甜美笑容的脸上满是泪痕,在现场观众的哭声和此起彼伏的加油声里继续为观众演唱最后一首歌时,站在后台的我默默地流下了眼泪。这眼泪是因为看见一个孩子在电视荧屏上找到了自己的舞台,在电视创造的天空里自信翱翔时,内心由衷的欣慰和感动。

  是电视给了我们做梦的机会,而我们又帮更多观众去实现梦想,难道这样一份工作不值得骄傲吗?我是为电视而活的,我将借这个舞台尽全力去演绎激情人生。

  我叫龙丹妮,是一名电视工作者,更确切地说我是一名电视工作爱好者。我对电视的第一个梦想是成为一名主持人。不知道在座的朋友中是否看过湖南经济电视台播出的综艺节目“幸运3721”的第一期节目,那期节目里在台上猫弹鬼跳的女主持人就是我。不幸的是,我只主持了一期,随后就被领导以“长得不漂亮”为由撤换下岗了。记得那天我正顶着一头刚吹好的当时最流行的“反翘”等待着上台主持,结果被领导叫到天台上委婉但无比坚定地宣判我主持生涯的完结。从此,幸运栏目的女主持人变成了仇晓。那是我电视生涯的第一次挫败,从此我走上了从电视主持人向电视制作人转型的道路。

  似乎是老天的安排,这种命运的转变使我重新审视人生的方向。我从1996年开始接手《幸运3721》担当制片人。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先后推出了《真情对对碰》、《故事酒吧》、《完美假期》、《仇晓的闺中密友》、《越策越开心》、《绝对男人》、《明星学院》等栏目。并先后担任第一、二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明星演唱会”的总导演。

  对于电视行业而言,不断创新是其发展的核心。这与我从不重复自己,越是困难越觉得刺激的个性达成了统一。所以,让很多电视同行头痛的“创新”问题,在我这里却把它理解为是对生活满怀激情的一种表现。只有充满对生命的热爱和关注,才能拥有不断创新的动力。九十年代末,中国改革进程加快,随之出现的社会问题,家庭问题引起了我的关注。我从欢歌笑语的《幸运》节目里走出,带领编导们把视线放在了原本最朴素的人类情感世界里。1998年,《真情对对碰》出现在观众的视野里,这档节目一经推出迅速抢占了周末黄金档的收视率,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曾有人预言这个节目不会长久,认为观众不会关注普通人的悲欢离合。可是,直到今天,《真情》仍然活跃在湖南卫视的荧屏上,每一期节目中依然会有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普通百姓,用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真情故事感动无数的电视观众。寻找到能引起观众共鸣的事物,节目“创新”的道路就能越走越宽。2004年,我带领一帮年轻编导策划制作的《明星学院》,打着全民造星的旗帜出现在经视荧屏。《明星学院》以无门槛的报名方式在全省范围里征集选手。一时间,数以万计的报名者冲向我们的现场,不论男女老少个个抢着一展歌喉。为时四个多月的选秀活动,不仅创造了高收视,而且造就了一批有个性有发展潜力的孩子。“从解放孩子的天性出发,为他们创造一种空间,让他们更多地释放天性,发挥出更加本我的东西”,是我策划《明星学院》的初衷,这同样也成了《明星学院》为电视节目发展提供的创新思路。

  在经视的9年,我从一名“下岗”主持人、普通编导、制片人,成长为一名管理10档栏目、上百名员工的综艺节目中心主任。从1995年至今,我先后荣立二等功4次,三等功1次,获得1999年度湖南广电厅“十佳策划”、2000年全局“最佳制作人”,2001年被授予全国广播电影电视系统先进工作者。在这9年里,不断有人问我:“为什么你总能精神百倍地去创造新节目?你不累吗?不烦吗?”我想真实而诚恳地告诉大家,我不累,也从来没有厌烦过自己的工作。我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基本上没有节假日的概念,我曾经为了制作“绝对男人”,在酷暑时节深入沙漠,在严寒天气爬上雪山,为了制作“金鹰节明星演唱会”,连续在暴雨中的露天舞台淋了一个星期,泡发了7双球鞋;我还曾带领编导们为了晚会的一个创新点不眠不休地讨论,吃饭睡觉都在会议桌上,为了控制节目成本吝啬到付一块钱都要问理由,一年365天几乎顿顿都在吃盒饭,如果说这些算累、算烦的话,那么我认为比起电视工作给我带来的快乐和感动,比起因为电视我才得以不断积累的人生经历而言都是微不足道的。记得2003年夏天,我带领20个绝对男人以及一个庞大的摄制组奔赴敦煌进行拍摄。在敦煌的十天里,大家每天顶着烈日,在40多度的环境下工作。有的导演皮肤被晒裂了,有的选手中暑昏倒了,剧组的每一个成员都黑得象碳一样,整张脸只有墨镜遮盖的地方是白色的,全体变成了“大熊猫”。虽然艰苦,可当结束一天的工作,我坐在沙漠里唯一的小酒馆,吃着烤羊腿,喝着当地的白酒时,古人诗里连春风也不会吹过的玉门关就在我的眼前,玉门关后黄沙飞扬,苍茫辽阔的沙漠更是望不到尽头。在“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美景中,人生的困惑都变得算不了什么,何况是工作的辛劳呢?如果不是因为电视,也许我根本没有机会去那么美丽的地方,昏倒或被烤焦都是一种人生的经历。 在我的记忆当中,电视带给我的感动很多。在做《真情》节目时,不少编导都会因为嘉宾的故事而泪洒节目现场,可是我从来没有哭过。原因之一当然是我本身就很坚强,另外也是觉得对工作虽然需要投入情感,但也要懂得理性控制。可是在去年《明星学院》的直播现场,我却因为一个小女孩的淘汰出局流泪了。这个年仅16岁的小女孩叫“刘欣”,相信看过《明星学院》的人都会对她印象深刻。她是《明星学院》里唱歌永远跑调的一个,也是观众支持率最高的一个。她在《明星学院》参赛的三个月里飞速成长,在舞台上也越来越有自信。不管观众对她的评价如何,在我眼里刘欣和任何选手一样都是有梦想的孩子。不同的是,她有实现梦想的勇气。所以,当看到主持人宣布刘欣淘汰,看着她挂着甜美笑容的脸上满是泪痕,在现场观众的哭声和此起彼伏的加油声里继续为观众演唱最后一首歌时,站在后台的我默默地流下了眼泪。这眼泪是因为看见一个孩子在电视荧屏上找到了自己的舞台,在电视创造的天空里自信翱翔时,内心由衷的欣慰和感动。潼南口碑好的新中